产业 industry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产业 > 美团智慧交通平台拆分,打车事业部独立

新闻

放眼看世界|“伟而特”,行走的家居安全屏障 放眼看世界|“伟而特”,行走的家居安全屏障

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,家成为我们每个人的避风港,虽然目前我国已经将疫情控制的非常不错,但仍不能排除...

财经

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复苏主攻六方面 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复苏主攻六方面

21日,北京市文化改革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《关于加强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这是...

创新

发挥技术优势 主动参与抗疫 发挥技术优势 主动参与抗疫

传递信息助力抗疫,支持企业线上运营,开放直播与行业融合……快手科技第一时间投身疫情防控阻击战,向武...

  • 智能无人开采:能源供应的硬核力量

    “知道它厉害,没想到这么厉害!”4月9日,谈及智能化无人采矿,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枣泉煤矿党委书记、矿长翟文,对着记者连说几个“没想到”。 大年初三,枣泉煤矿收假复工的日子,不料新冠疫情将一部分回老家过...

美团智慧交通平台拆分,打车事业部独立

发布时间:2021/12/01 产业 浏览:30

《晚点LatePost》独家获悉,近期,美团拆分了成立不到一年的智慧交通平台。平台下的打车、无人车配送两大事业部独立,分别由张星远和夏华夏负责,二人均向CEO王兴汇报;视觉智能合并至基础研发平台;地图回到美团平台。

夏华夏此前是整个智慧交通平台的负责人,他在这个位置上只坐了不到一年。2020年12月,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正式退休之际,智慧交通平台组建,平台包括打车、地图、无人车配送、视觉智能等多个业务。

随着打车业务独立,张星远(Rocky)则从业务FM(functionmanager)升为BM(businessmanager)。张星远1987年出生,2013年加入美团,近期被任命为快驴事业部负责人的高雨龙也是85后——美团的管理团队正变得年轻。

打车是美团内部变动相对频繁的业务——运作4年多,经历了5任负责人,业务模式上经历了3次转变,重要度从战略级下降到探索型业务。

美团打车于2017年2月开始在南京试点运行,首任负责人为李洋。一年后进入上海,并计划向6个城市扩张。在一段时间激进补贴后,美团没有看到大的改变格局的突破机会,这让美团对于网约车业务的态度由坚定变为观望。

2018年底,李洋转去负责单车业务,美团打车迎来了它的第二任负责人高燕。高燕在任期间,美团打车转向以聚合模式为主。2019年4月,美团打车在南京、上海上线聚合模式,接入首汽约车、曹操出行、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,此后向多个城市扩张。

2019年底,高燕调往小象事业部,美团打车转由王慧文亲自负责。一位美团人士说,期间王慧文为打车带来的最大改变是进行组织梳理。同期美团成立了对标滴滴的SOD(Strategyoperationdepartment)部门,即美团打车供需运营部。供需运营部背gtv(总交易额)目标,王慧文为打车的主要目标找到了主要责任者,让各部门的权责更加清晰。

在这个阶段,美团打车的核心目标也从扩张转向提升毛利、控制亏损。

很快美团迎来了比打车更重要,也更紧迫的战役。2020年,社区团购成为美团战略级业务,美团优选在7月成立独立事业部,由高级副总裁陈亮带队。

一位美团人士转述,在2020年底的一次S-team(美团最高决策层)会议上,王兴抛出了一个问题,如果美团打车的目标是200万日单量,应该采用什么样的策略?一位参会人士当时提出一个设想,开10个自营城市,单量或许能达到200万。对此,王慧文幽默地说:“还是把钱留给优选的兄弟们吧,他们比我们更需要。”

2021年7月,市场有了新变化。彼时滴滴受到监管部门审查,中国用户不能在手机应用商店里下载滴滴的打车应用,司机也不能通过滴滴司机应用注册账户。

美团打车看到了增长机会,也有了更清晰的执行路径。从业务表现看,过去美团在聚合和自营模式间摇摆不定,这一次,美团重心开始转向自营。由于人力缺口较大,美团不仅把部分聚合运力线拆掉转为自营,还从优选抽掉了百余位RD(研发)支援打车。

据悉,美团打车10月日均单量在100万左右,高德打车超过500万。美团较7月没有明显增长,且与高德打车差距拉大。

《晚点LatePost》采访的多位美团人士都表示,美团打车换了几次负责人,在自营和聚合模式取舍时,决策上丢掉了延续性。反观高德,思路清晰,决策上不拖泥带水,坚持平台模式的战略没变过。同时,滴滴的靴子尚未落地,市场和政策的不确定性限制了美团的行动。若未来市场能有大的机会,美团打车或许才会有更积极的行动。

姓 名:
邮箱
留 言: